寂寞的兔子叽

不热爱二次元的被迫加班狗不是好社畜

【家庭教师】格林尼治大街145号

***决定把之前图片上的脑洞付诸实践的初始之作,更新不定,尽量保证不坑。
***侦探警官pro, cp不定,可能无cp或多组cp同时出现。
***有其他动漫人物出没,一切主角版权所有天野娘,少不了人物战线崩坏。
***私设如山,常有雷鸣电闪,请带好各家蓝波20+版请注意。
******改动设定,之前打算写10-兔子姬,然后发现这个设定太过于傻白甜,于是变成成长状态17、8岁准备接受黑手党的伪·黑兔子(虽然内里还是有点白的)。由于人设来源天野娘又脱胎天野娘,因而会有严重ooc
         本章介绍云雀和草壁,同时为云雀的正式出场做铺垫,文笔渣,土下座!

第一部分  教堂里的无头修女
       第二章·孤高的浮云
     云雀恭弥,这个人无论对朋友还是对手都是个迷。大多数人对他的认识仅限于“风纪财团”及其下属独立武装“风纪委员会”的创办者和实际掌权人、格林尼治大街不可撼动甚至超越当地政府的存在,只有个别人才知道云雀的第三重身份——侦探界神出鬼没的名探“浮云”。
      不过,虽然没几个人把侦探“浮云”和上流社会中闻名遐迩的商界精英云雀恭弥联系起来,但是有关“浮云”的任性,圈内圈外都有所耳闻的。比如这位大佬接案子从来不是为了谋生,纯粹看喜好和当天的心情。又比如他从没有固定的搭档——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有搭档更确切,理由嘛……用“浮云”的原话就是“无能的草食动物因为弱小所以群聚,我讨厌群聚。”可是无论多困难的案子,只要“浮云”接手,基本上没有解决不了的。时间长了,尽管实际上没多少人见过他——委托人大多都是通过一个法式面包头的大叔联系他的,“孤高的浮云”的名号却是越叫越响;对他的议论也多种多样,甚至还有人说“浮云”是不存在的,他是侦探界一个不特定的荣誉。
      ……
      此时此刻,这个各路人马口耳相传的神秘人物正坐在纲吉对面慢条斯理的享用他迟到的早餐,“法式面包头”大叔则一脸抱歉的给纲吉上药。
      而纲吉也在误会解除后的“友好交流”中知道这个“法棍”大叔叫草壁哲矢,其实只有二十四岁——他比云雀还小三岁。
      纲吉盯着这张饱经风霜的脸陷入沉思:由一个大好青年变成沧桑大叔,云雀得有多摧残人啊。大概是纲吉的目光太过直白,格林尼治大宅的管家、云雀恭弥最重要的助手草壁君微妙的表示自己天生就是这副模样,与他们的云雀先生没有半点关系。
       沢田纲吉——:-D
   “云雀先生的早餐时间属于草壁先生——他需要利用这点时间向云雀汇报昨天的工作情况和今天的日程安排”是云雀家所有人包括仆役们的一致共识,以至于老人会当做铁则传授刚来的新人们。因此留给沢田的时间就只有早餐后短短的一个小时——这一个小时是云雀安排会客的时间,虽然大多情况下他并没有什么客人。
      早在过来之前纲吉就被同科室的前辈们普及过云雀对时间的苛求,为此他还特地准备了一篇不算长但是即能提出自己的合理要求又能激发他人认可自己这一同理心的宣言。然而等实际操作纲吉才清楚劝动云雀恭弥帮助自己的可能性不亚于从里包恩不停的抖S折磨中逃出生天;他根本就没听自己在讲什么,从头到尾听的最认真、不仅询问他实际情况、案件疑点还做了详细记录的竟然是草壁!纲吉内心作“呐喊”脸:“为什么里包恩大魔王非要我来找这么个煞星啊!”估计让云雀帮忙没戏,考虑再三,纲吉准备拿下衣架上的风衣告辞离开。
        “草食动物,你把被害人的情况再详细的说一下。”
       纲吉觉得自己得了幻听,他惊讶的盯着办公桌那头批改文件的云雀大佬。
    “把你知道的情况详细说一遍,草食动物,同样的话我不说第三次。”
       沢田一脸懵逼晕晕乎乎的再次复述一遍案件和现场情况。
      “一个失去右手、一个失去左脚、第三个失去了头?”云雀沉思半晌,在沢田基本上由兴奋再次滑向失落的深渊时解救了他“小动物,刚才还能躲过我的攻击?你,陪我打一场,我,同意解决这个案件。”迎着将近正午的烈日,纲吉看到眼前俊美的男人嘴角浮现一抹嗜血的笑容。
       傍晚时分,沢田纲吉拖着疲惫的身体一摇一晃东倒西歪的一头扎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同时他还带回了云雀同意合作的好消息。
       不出所料,迎接他的还是“虽然云雀那家伙同意帮忙了,但是本来就应该这样的。你却花了一天的时间,只有这点程度吗?明天开始给我继续拼死训练吧蠢纲!”伴随的还有里包恩迎面而来的一梭子子弹。
       ——今天又是惊心动魄的过去了呢,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TBC——————    

    补充脑洞:之前的两个受害者是人偶师津加布莱德、和西特学院的教师古罗,这两个里,人偶师失去了赖以为生的右手,被分尸;教师则失去了他的左脚,尸首烧成焦炭,当地警方对后者给出火灾意外死亡的结论。
一个十四年前的案子的狗血——云雀的母亲病死,父亲是警官,调查一个取走人身体一部分的凶手,接近真相时死了,他的大脑被挖开,取走脑仁。
云雀为了父亲决心成为一名侦探。
山本刚和云雀父亲是同事,在这件事以后离职去巴黎开了一家餐馆。
十四年后一心想当警员的山本武毕业后分配到这个陌生的城市。
六道骸是越狱犯,金盆洗手后进入侦探界,代号“魔术师”
库洛姆是骸收养的孩子,对外称兄妹。
暂时就这么多,故事主线会一点点揭开哒
本宫审计汪,加班成死狗,算了,更一点是一点吧……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