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的兔子叽

不热爱二次元的被迫加班狗不是好社畜

我家本丸二三事(蜂须贺&三日月刀装问答篇)

***婶我决定今后高举三日一期/一期三日大旗不动摇……
同样是自家本丸的无节操逗比日常。
     和别家本丸不太一样,婶的第一部队是刀男里等级最低的,第二部队反而是主力。但是本丸近侍又是实行轮换制的,所以别人都是第一部队部队长兼任近侍,到这里就是近侍和部队长完全职责分离,碰到难以攻克的敌人近侍出征,本丸任务暂时交托给旁人代劳是常事。
      今日本丸公告牌上的近侍名单是蜂须贺虎彻。吃完早餐穿着金闪闪的内番服的蜂须贺就在兵装室等着了。
       婶一边制作刀装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听蜂须贺安利自己的弟弟顺便吐槽赝品哥哥。
     “蜂须贺,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提起长增弥你都是一副这种赝品不配跟我称兄道弟的样子呢,真就那么讨厌长增弥吗?”
     蜂须贺黑着脸抓起手里的资源,搓了个绿刀装塞婶手里。
       婶一脸懵逼的盯着手里的轻骑兵下,“那就是喜欢了?”
       蜂须贺做了个金刀装,表情似乎没刚才那么黑了。
       婶决心再接再厉将作死进行到底“是不是像崛川对他们家兼先生那种喜欢啊?”
       蜂须贺周身泛起缕缕黑气,顺手又丢过来一个绿蛋蛋。
       婶:“那是兄弟之间的喜欢了?”
       蜂须贺没说话,搓兵装的手也停下了。婶用眼角余光发现,此时自家近侍马上就要化身溯行军的表情,还有一地绿骑兵。
       婶一边心疼资源,一边继续:“记得以前听过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不会……吧?”
       婶还没说完就看到蜂须贺丢下一个轻骑兵特上,然后跟着过来寻人的长谷部飞速逃离现场。
      婶看着一地资源和还没成型的兵装决定抓壮丁,刚走到门口就和散步的老人家撞个正着。——还真是打瞌睡就送个枕头过来,婶一把抓住三日月的袖子就往兵装室拖。
       后半程完全变成老人家和小姑娘的奇特对话。
      婶:三日月殿,话说您来我们本丸好几天了,还适应吗?
      三日月:银(嘛,还好啦,多谢小姑娘关心)
     婶:觉得我们本丸怎么样?
      三日月:银(哈哈哈,大家都是很温柔的人呢)
      婶: emmm,有没有什么好的改正意见之类的?
      三日月:绿(嗯,现在还没有什么呢)
       婶:或许时间长了才会更好的评论……是这种意思吗?
      三日月:金(总觉得有的事情需要时间去看透呢)
      婶看着老人家波澜不惊的表情,想要搞事的心情蠢蠢欲动:三日月殿。
       三日月歪头:嗯?
       “话说您喜欢一期一振殿下吗?”
       三日月:金
       婶内心:……我的三日鹤……哦豁,药丸。
       但是,贼心不死啊。于是……
        婶:对于鹤丸殿下呢?
        三日月:银(普通的认识)
        婶:毕竟是五条家的亲戚,就没有一点点特殊的感觉吗?
        三日月:绿
        婶:您难道一直深爱着一期殿?
        三日月没回答,似乎在思考什么。
        婶:不想说也没关系的
        三日月放下最后一个兵装,还是那副笑眯眯的样子:老人家我也累了,也该休息休息了呢。
       啊啊,还真是自说自话,婶望着裹在品味奇葩的内番服里迤逦而去的老人家,认命的收拾剩下的东西,然后她在一堆各色球体里看到还带着余温的最后一个金兵装。
      ——还真是败给你了啊,任性的老爷子。
     三日鹤什么的,在这个本丸里果然还是不存在的吧,嘛,算了,努力下,说不准什么时候,我能给粟田口带回一位哥哥,给孤独许久的老人家找回分别许久的御前大人呢。
     婶想起自己房里各种三日鹤的本子。
     那种东西啊,碰到处理可燃垃圾的时候,干脆一并处理了吧(毁尸灭迹之,防止被抓包然后秋后问斩~)。

        
       

    
      
      
      

评论(6)

热度(11)